<font id="1xj9d"><dl id="1xj9d"><em id="1xj9d"></em></dl></font>
      <i id="1xj9d"><output id="1xj9d"><listing id="1xj9d"></listing></output></i>

      <font id="1xj9d"></font>
      <i id="1xj9d"></i>

      <del id="1xj9d"><b id="1xj9d"><address id="1xj9d"></address></b></del>

      <track id="1xj9d"><b id="1xj9d"></b></track>

      三農金融的下半場 “聚合模式”的新戰場

      新聞動態2020-10-15132

      經濟學家科斯曾在《變革中國》中,把以民間力量為主導的改革,定義為“邊緣革命”。在農村和8億農民間,一次次由農戶自主發起的“邊緣革命”,正在拉開農村振興的序幕。


      7年前,原本做建材批發生意的張正群從城市返鄉,在家鄉重慶市牌坊壩村,創辦了合作社下屬的“生態雞養殖基地建設園區”,號召當地農村留守女性和老人參與,為他們提供雞苗及全程無償技術支持,并在養殖出欄期后,以高于市場批發價方式收購。


      像張正群這樣憑借著對農村的熱愛,振興農業的信念回鄉創業的人并不少。通過打通農村致富商路,提高鄉村造血能力,既解決了農村婦女、富余勞動力就近務工,緩解了農村嚴重的留守婦女和老人問題,還解決了當地合作社或者企業用工需求。只是,看似搭建了共贏通道,可面對農業生產所需的持續性資金投入及擴大再生產的資金缺口問題,讓不少回鄉創業的人犯了難。


      2017年,平安普惠與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合作,通過向鄉村創業女性提供免息貸款和創業能力建設服務,緩解資金缺口的燃眉之急。以張正群為例,在專業評估與全面調研下,其合作社順利得到了100萬的免息貸款。此項目的實施將輻射帶動周邊農戶 50 戶以上,200余人,戶均增收 3 萬余元,人均增收 5000元以上。


      張正群的例子是千千萬萬農村人的一個縮影,她背后勾勒出的,是農村信貸的一種實現路徑。但這就是最優解嗎?


      在中國金融體系最薄弱的農村,融資問題始終是制約“三農”發展的重要瓶頸,如何應對農村普惠金融業務面臨的挑戰?三農信貸的可持續商業模式存在嗎?成為了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核心問題。


      擊破三農阻隔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幾乎每一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聚焦農村、農民、農業??梢?,三農問題既是生產問題,也是社會問題;既是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關系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對于三農問題的關注,動員了社會力量來實現惠農,金融便是鄉村振興中最強勁的一股力量。中央及相關金融監管機構歷年來都將金融扶持三農作為重點工作,2018年更是定向釋放上萬億資金支持普惠金融。2018年初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強調“普惠金融重點要放在鄉村?!?br/>

      事實上我們的確看到,在這些年的政策引導下,涉農信貸在不斷增長。1月25日,央行公布《2018年金融機構貸款投向統計報告》顯示,2018年末本外幣涉農貸款余額32.68萬億元,同比增長5.6%。


      然而數據依舊揭示了一個殘酷的現實——涉農貸款增速減緩。其中涉農貸款余額,同比增速比上年末低4.1%,全年同比少增8543億元。


      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中國“三農”互聯網金融發展報告(2017)》曾指出我國“三農”金融缺口超過3萬億元;目前,農村只有27%的農戶能從正規渠道獲得貸款,40%以上有金融需求的農戶難以獲得貸款。也就是說當前的三農信貸,仍然服務供給不足。


      三農信貸是我國金融體系最為薄弱的環節之一,融資問題仍是制約鄉村振興的主要瓶頸。


      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源于農村環境的不確定性。一來,農村地區、行業、生產規模分散且差異化顯著,生產經營風險復雜。其次,農村征信體系不完善、有效抵押擔保不足,導致風險管理成本高。另外,傳統農戶文化知識不足、技術水平不高,農戶生產經營風險和信用風險偏高。


      去年,銀監會發布了《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做好2018年三農和扶貧金融服務工作的通知》,進一步明確了2018年度服務目標,加大了考核力度。


      不過,光有政策與監管層的態度遠遠不夠,真金白銀面前,需要明確合適、合理、合乎發展邏輯的普惠金融商業模式來保駕護航。


      以往借貸業務中,傳統金融機構通常獨立完成從申請到放款的全部業務環節,但每種類型的金融機構難免在一些環節上存在短板。類似的信貸模式在三農信貸復雜需求前,便暴露出了種種弊端,高風險加之盈利空間小,信貸投放的積極性很難提高。


      三農融資難的核心在于:流動性傳導至三農人群的有效渠道長期沒有建立起來。傳統金融機構作為“主動脈”,如果沒有“毛細血管”體系,仍沒法有效輸血到末端的三農人群。


      2018年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發布了《中國普惠金融創新報告》,提出了一種全新的、基于金融科技的“開放聚合式借貸服務平臺模式”的概念。平安普惠作為模式的主要代表,將這些年金融變革中強調的開放、共享、合作的精神貫徹到借貸服務中,為普惠金融的深化發展帶來積極啟發。


      一個聚合、開放的平臺,真的能夠擊破三農信貸的阻礙嗎?


      普惠新路徑


      得益于科技進步與政府支持,這兩年來,普惠金融逐漸下沉,不論是傳統金融機構、互聯網金融公司、小貸公司都在爭相進入農村市場。如果把“金融扶貧”看做是農村振興的快車,那么能夠旨在讓所有農村主體都能分享金融服務的三農信貸,就是最有效的燃料。


      普惠金融的信貸開放平臺模式,主要有兩種——科技賦能模式與開放聚合模式??萍假x能模式以BATJ為代表,構建起了以金融科技為基礎的互聯網信貸業務,關鍵詞是大家所熟知的“賦能”??萍计脚_通過輸出技術能力、獲客渠道、流量優勢以及數據模型等來降低信貸過程中的風險成本、提高信貸效率,最終還是由金融機構完成信貸業務。這種模式里科技平臺其實是給金融機構做老師,“老師會什么就教什么”。


      聚合式平臺模式則以平安普惠為代表。模式告別了傳統借貸領域中的“單打獨斗”,平臺在業務中發揮資源配置作用,“缺什么就找什么”,給不同的借貸需求配置相應的優勢資源,以產業集群的方式共同提供服務。集眾家所長,搭建起普惠信貸的“毛細血管”,星火燎原。


      該模式之所以創新,首先基于平臺對行業認知足夠清晰。實際上,在普惠借貸中,由于涉及的農戶、個體商戶、小微企業數量繁多、借貸需求各異,單純依靠科技來解決所有問題本就不現實,再加上借貸業務的分散性,很難“以一抵百”。


      市場的現狀就是,雖然沒有一個機構主體能夠在獲客、風控、資金等所有環節擁有絕對的優勢,但每一家機構都在某一領域擁有相對優勢。在營銷、風險和資金的每一環節,試圖分羹市場的參與方非常多。


      在不同的場景中,不同參與方擁有不同的相對優勢,對這些相對優勢進行組合,就能夠發揮最大的系統性,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這是“開放式聚合借貸服務平臺模式”背后的邏輯。


      如何享受傳統金融機構的低資金成本的同時,更好地掌握風控數據,搭建場景流量,并且在貸前、貸中、貸后通過技術加持提高信貸效率,便是聚合模式在探索的可能性。


      為了建立起這樣的能力,匯聚更優質的資源,平安普惠選擇“將環節開放,將能力聚合”,在獲客、資金、風控、風險承擔等業務環節引入不同的服務提供商,實現多對多、全流程的開放,從過去單一信貸平臺展開業務,升級成了一個多維度、多方聚力的借貸生態系統。各方根據不同的經營資質與合作規范,發揮自身的差異化優勢。


      相比賦能中可能出現的“依葫蘆畫瓢”,聚合模式下的互補匹配,則是以強強聯手、環環相扣的創新路徑,真正優化借貸效率、降低運營成本、風險成本和資金成本,在面對復雜、多元、抵押不足的農村信貸中,尤為受用。


      當然,在聚合式平臺模式中,由于各環節涉及場景方、增信方、資金方等各行業多種機構,各方利益述求不盡相同,聚合模式下實則考驗著平臺的整合運營能力。在既協同又獨立的各方之間,如何形成全鏈條共振。


      對于平安普惠來說,作為該模式的代表踐行者,也是從2005年業務初期便開始摸索了自己的信貸生態搭建邏輯,共擔、多元的合作方式,金融科技的技術手段加持,才逐漸迎來用戶、產業、機構、社會的共贏。


      資料顯示,2005年以來平安普惠已累計為以小微、個體工商戶為主的800萬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務,其中約70%未從銀行獲得消費類或經營類貸款。其業務遍布全國310個城市,三線及以下城市覆蓋率達93%。


      三農——“聚合模式”的普惠金融新戰場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近期發布的《中國農村金融發展報告(2017-2018)》(下簡稱《報告》)將平安普惠低息三農貸款列為創新案例。


       低息三農貸款作為平安普惠開放聚合式借貸服務模式的實踐,將過去由單一機構獨立完成的諸多信貸環節模塊化,搭建金融科技為基礎的開放式平臺,通過與農村基層服務機構在內的多方協作,充分發揮各自在業務屬性、服務網絡、數據積累、風險管理、科技研發、金融資源等方面的差異化優勢,融入各業務環節,以協同方式消除業務短板,為三農人群提供多元化、價格可承擔、體驗便捷的服務解決方案。


       低息三農貸款圍繞融資難、融資貴、融資慢問題探索可行解決路徑。


      針對客戶信用風險大導致的融資難問題,平臺采取了共同擔保方式分擔風險。針對三農貸款有效抵押物不足,需要外部增信的問題,引入專業增信機構風險共擔,共同化解農民抵押物少、農業信貸風險大的難題。


      針對資金成本高導致的融資貴問題,平安普惠通過與多方合作、有效協同,降低獲客成本、運營成本,控制風險,實現了成本和風險的“雙降”。試點階段低息三農貸款產品的年化總成本不高于6%,有效降低了農業經營主體的融資成本。


      除此以外,在金融科技方面,平安普惠也通過大量系統優化、流程精簡,改善傳統信貸模式融資慢與農業生產季節性、資金需求時效性強的矛盾。例如,通過計算機系統自動化審批,快速完成審批及放款;委托農村基層服務機構出面進行資料收集和簽約,平安普惠與借款人無新增溝通環節。同時,通過網頁即可完成申請,未來將支持借款人全線上操作。多管齊下,讓農戶在最短時間內拿到所需資金,不誤農時。


      按照“十三五”規劃的目標,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7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要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時間緊,任務重,扶貧開發工作已進入啃硬骨頭、攻城拔寨的深水區和沖刺期,三農金融也已經進入下半場。信貸作為重要的金融杠桿能否成為蓄水池與加速器,實現農業現代化,加速農業供給側改革,加速脫貧能效的關鍵,就在于是否有創新的商業模式,盤活農村資源、改善金融環境,使得金融機構愿意愿意放貸、主動放貸、持續放貸,農民放心、安心貸款。


      經濟學家羅伯特?希勒曾表示,金融應該成為“推動平等社會宏偉目標的最終實現”的最佳動力,而“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對金融體系進行擴大化、民主化和人性化的改造,直到未來某一天我們能夠看到各類金融機構在普通民眾的生活中更常見,它們產生的影響也更積極”。


      開放式聚合信貸平臺的模式下,由平安普惠這樣的平臺為一個個農村個體、小微企業提供信貸支撐,農村信貸正在逐漸普及。2017年起,平安普惠已經先后通過和宋慶齡基金會、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等合作,發放免息貸款幫助了部分農村創業群體。


      以點及面、以普至惠,平安普惠還在不斷擴大聚合的范圍,與長期服務三農的農業基層服務機構合作,充分發揮它們長期服務農村基層的優勢,更廣泛、更深入地為三農人群服務。目前,和農村基層服務機構合作的低息三農貸款產品已經落地,2019年將在全國全面推廣。

      上一篇:助力鄉村振興落地生根 平安普惠新模式唱響三農經

      下一篇:合作保險機構信息披露

      相關文章

      无码不卡中文免费